每個人都應該寫作。為什麼?因為每個人都有一些自己沒有意識到的想法。

你不曾談論起這些想法,甚至於它們在自己的腦海中還沒有成型,因為我們從來沒有把它們組織成語言。它們大多以直覺的方式存在著。但若有人追根溯源問你為什麼,你恐怕只會聳聳肩。

如何應對職業風險?為什麼選擇用此種投資方式?為什麼會欣賞某一些人並討厭另一些人?我們腦海中藏滿了對這些話題的看法,即使我們不會就此公開討論。

人類的直覺如此強大以至於足夠把這些想法落實到實踐中,但它不是工具,不能被直接拿來使用,因為直覺往往是做出偏見決策的基底來源。想要把把直覺變成可以運用的工具,意味著需要提前了解它們的發生緣由、偏見限制以及與其他想法互動的過程,這需要把想法變成文字。

寫作是一項很好的落實方式。它能確實具體化腦中的想法,這是光靠「放在腦海裡思考」所無法達成的事。

原因很簡單:人們幾乎很難為頭腦中的一個想法特意留出幾秒鐘的思考時間,而不會被另一個想法分心。「分心」會抹去你想要認真思考的東西,但是記錄下的文字能夠留存下來,它們不會被你腦袋裡的其他想法替代。也許你能夠短暫地集中注意力,但在紙上的一句話將會耐心地保留下你所有的想法,等著你準備好的時候再次歸來。

career-intuitions-should-be-analyzed-via-writing-1

以工作領域做舉例,可以問一問自己下面這四個問題:

  1. 你能贏過競爭對手的優勢是什麼?
  2. 你如何應對不可預見的風險?
  3. 你最近改變了哪些主意?
  4. 你不擅長工作中的哪一部分?

這些在日常工作裡都是至關重要的問題。如果被當面問到,大多數人都不能很好地回答。不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我們當然有過。而是因為我們對於這些問題的思考很可能是模糊的,未經證實的,或者只是單純在腦子裡閃過。許多人對於第一個問題的反映是一個令人不安的停頓、沉默思考、或者是吞吞吐吐說不出口。他們的腦海中想法很多,只是沒有被整理、組織起來過。所以,只有當我們把想法記錄在紙上,才能實現對那些無知、需要思辨以及未曾意識到的想法一一進行分析。

有時,寫作是鼓舞人心的。你會意識到自己比想像中更理解一件事情。這個過程會讓你知道一直躲在內心深處的一些想法。之後,你就可以在其他地方運用這些成型的看法。

有時,它又是痛苦的。當你嘗試把思維邏輯變成文字時,就會意識到某些想法的瘋狂、思想的鴻溝、缺陷和偏見。一個人在腦海中默認「我想要得到這份工作是因為它的薪水高事又少」是可以忍受的。而當在紙上記錄下這些想法時就變得愈加可笑。被潛意識所掩蓋的一些事物會慢慢凸顯出來。

華倫‧巴菲特曾說:

「當我試圖寫下那些存在於腦海中的想法中時,有時會發現它們其實沒有什麼意義。你需要明白為什麼你要接受你正在做的工作,為什麼你要做你正在進行的投資,或者其他什麼事情。在用鉛筆記錄下來這些想法的時候,如果還太過混亂,你最好先繼續想清楚這些「問題」再下筆。」

人們經常問職業作家的一個問題是:「你的想法從何而來?」一個常見的答案是:「從寫作而來。」作家們不知道他們會寫些什麼,直到開始動筆寫作,因為這個過程會使縈繞在腦海中的觀念具象化。這個雞與蛋的問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釋了為什麼一些人對於寫作這件事望而卻步。他們不認為自己有能力寫作,因為此刻他們的腦海中不知道自己能夠寫些什麼。但是事實上,一旦拿起筆,幾乎沒有人會寫不出東西。

所以,開始寫作吧。

一個日記、一份企業宣言、一項投資計劃。你不需要公佈它,重要的是記錄的過程。你會發現那個從未真正了解過的自己。

【給文字工作人的推薦閱讀】

《文字媒體人玩業配!就是要你看完也心甘情願》

《文案力修煉|如何判斷你的文案好壞?》

《資深公關速成筆記:100則裡,被看見的新聞稿》

獨家精選只在LINE裡頭,現在先▸▸ 好友人數 接著回傳「career or lifestyle/有興趣的內容(例如PM、轉職、行銷、穿搭、居家裝潢、花精)」讓我們遞給妳最相關的第一手消息!

文章編譯自Morgan Housel在Collaborative Fund發表的文章,题為“Why Everyone Should Write”(原文連結

本文授權轉載自36氪。作者:木木子    編輯:郝鹏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