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受東方傳統含蓄內歛影響,加上迷人的惰性,妳不記得上次是何時表達妳對她/他的感恩之情了。

距離總是惱人又具體,偏偏多數時候我們還是遠走他方,同時選擇了和親情債權人分隔兩地。除了嘴上說說,暫時身不由己的年輕才女們,仍想挑戰透過不同的介質,搭起親情滿滿的大平台,把想念化成真真實實的傳遞。

多一點誠意,多一點心,讓爸媽知道,我們這一代喜歡用年輕的方式,製造老派的浪漫。

 

吃貨們!熱湯菜的進化版:直播 by Hannah (California)

以前偶而聽朋友唸叨一嘴,說離家之後與媽媽的相處反而親密,是空間距離產生美。身為媽媽的資深同居人,又是她內熱外冷慢熟強悍個性的複製人,我起初嗤之以鼻。或許是研究工作讓我過著雖同居但有時差的生活,我總能感覺時間距離,那是微涼的浮油雞湯、是糊掉的大滷麵,遠比空間距離厲害。無論再疲憊,有媽的孩子都能繼續做吃貨。

how-do-overseas-taiwanese-ladies-connect-with-their-families-1

是的,嘴硬如我(以及如我媽),通常不使用愛與關心這組詞彙,我們的羈絆變成熱湯菜之必要性的爭論,或是相關的返家事先通知(以便熱湯菜)之爭論。食物內含一套家庭與親情的語言體系,聰明的我們必須選擇熱與不熱間、食材菜餚間的種種隱喻。都在直覺裡。

如今獨居北加州,時間距離變成未讀訊息之餘,空間距離的作用一瞬間都浮現。首先是整日案牘勞形又得兼顧飽食,接著是連日陰雨急需湯水滋潤(說好的加州陽光呢?),終於導致習慣的家常菜都引發虛無/存有/此在的哲學思辨。而我其實只是想家,想念媽媽。不過,以上文字都只在心頭過,實際的線上對話是這樣的:

「牛肉餡很香耶,還加愛心麻油」

「妳好像在雕刻。」「半包水餃皮而已,用兩個小時太誇張了」(看似嫌棄實則秒回的女王風)

「看我煮麻辣火鍋」「是不是很香麻?妳那裡天氣冷,吃了很溫暖」

「這幾天不用為吃操勞,熱熱就可吃」(偶爾來點溫馨感)

有一天意外發現媽媽從單指輸入訊息進化成影片達人,首播那天收看的是炒高麗菜直播。而後進展成越洋鳳梨酥視訊教學。失敗之後,莫灰心,還有聖誕鳳梨酥安慰包裹。得意之餘四處跟朋友們炫耀,再以各種讚美瘋狂洗版,獲得火速傲嬌回應:

「鳳梨酥是妳要吃,不是發給各國人吃,我還沒有要做生意的打算」

有媽的孩子真是寶呀!

 

爸有梗、爸不說-你一個人住還是和別人分租呢?by ISHA(Japan)

爸爸在我的生命中,是非常稀薄的存在。

父親在我上國中之前,就轉職到外縣市的公司上班,後來更是跑去中國工作,隔好幾個月才會短暫回家休假幾天。爸爸似乎認為自己之於這個家庭的角色任務,就是撐起一家經濟的支柱,在我印象中,他確實每個月都乖乖上繳薪水,供我媽操持家用與愉快地買衣買包買鞋(科科科)。但在賺錢養家之外,他幾乎不過問我的功課、生活與工作,可能父親本來就是寡言內向的性格,因此不僅是我們之間沒有任何對話與互動,多年來我既不曾看過他跟朋友相約吃飯玩耍,也搞不清楚他是否有除了看政論節目以外的任何興趣。

終於等到他在中國混不下去了決定提前退休,我卻同時跑來東京工作。顯然爸爸對於我破壞了他終於可以「一家團圓」的期待感到有些失望,我內心卻無法否認,不用跟沈默無趣的阿伯(喂)共處一個屋簷下,好像也默默鬆了一口氣⋯⋯幸好回台灣後他可以更方便地使用Facebook和LINE,原本就是理工男的老爸,對於運用科技產品進入網路社群顯得興致勃勃,很快地他就學會拍照打卡、貼圖轉傳,我們也順理成章地開始習慣透過網路互動。

隔著螢幕,我終於可以看到他喜歡什麼樣的影片、愛拍怎樣的照片、對什麼議題按讚;老爸面對我成日在LINE群組裡哈哈哈個不停的神經發言,也開始學著讓自己的言語從領導巡視風格變得更柔軟。對一般人來說可能顯得太冷漠的網路互動,對我們來說卻是剛剛好、可以練習慢慢接近彼此的節奏。

how-do-overseas-taiwanese-ladies-connect-with-their-families-2

昨天我去參觀明治時期的古蹟,拍了幾張極其奢華的房間照片傳到群組裡,說我搬新家了。老爸竟然破天荒地回我「是一個人住還是跟人分租呢?」一瞬間我沒有意識到那是他配合的捧梗,直到下一秒他配上狡猾奸笑的饅頭人貼圖。

【插播前傳】
聽說老爸未婚前在外租屋時,是會在天花板畫上頑皮豹的怪咖;家裡完全沒在用的落地音響,也揭示著這個男人確實曾有過自己的愛好,只是為了結婚一年後就出生的我,不得不奔往買房買車、為五斗米折腰的道路
【插播結束】

在東京冷冽的空氣裡,會為了「爸爸配合我說垃圾話!」而瞬間覺得有點想哭的自己,肯定是因為我是對方的小情人對吧?(笑)

讓我們繼續用科技的方法練習相愛吧!

 

一種狂噴的節奏-千里尋女之連接「愛的」帳戶 By Melissa(Australia)

今年剛好是我離開家鄉的第十年,十年是一段足以讓人、事、物都產生長足改變的刻度。回想離開台灣那年,智慧手機尚未問世、星光大道正在流行、跟海外親友聯絡,能用上MSN或是SKYPE都已經算是前衛了,而我媽當時只是一個,會用手機進行基本通話功能的家庭主婦。

為了要跟不常打電話回家的小女我聯絡,媽媽學會了打國際電話,學會了操作電腦和使用通訊軟體,對她來說真的是學無止盡。當智慧型手機問世,她也花了好一段時間熟悉介面,好跟遠在海外的兒女FaceTime和Line。久而久之,我媽開始對網路世界產生興趣⋯⋯,她竟然開始寫部落格、剪接影片!上臉書跟PTT!拍照之後還記得一定要修圖,儼然以科技老媽自詡,現在還擁有一小群粉絲,而這一切的起因都是為了遙控遠在海外的女兒(驕傲)。

去年她總算下定決心,與我爸勇闖澳洲千里尋女。就在我們到處吃吃喝喝玩樂之餘,我媽發現我很少用現金付款,似乎也很少存錢、領錢,差點大罵我怎麼到處賒帳,一問之下,兩老對澳洲的行動支付感到驚奇!對銀行不使用存摺和現金的概念更是訝異⋯⋯他們立刻對行動支付好感度破表,因為這大大減低長輩認錢、付錢、面對國外店員結帳的種種難度!也正因為好上手,當他們迷上之後,也要求我幫他們申辦,並且連結到「我的」帳戶⋯⋯,兩老終於樂得不用攜帶大量現金、減低遺失或是被偷的風險。

how-do-overseas-taiwanese-ladies-connect-with-their-families-3

很開心爸媽對於新的科技媒介快速上手、也樂於使用,這正是「科技來自於人性」的最好證明了。回到台灣之後,我媽對於網路支付開始感興趣,我也因此不再收到她的Facetime奪命連環叩,反而不時收到各式各樣她網路支付購物的包裹,我想,這也算是一種高科技的母女甜蜜關係吧(?)

看來,科技不但來自於人性,也助於親情的無限延展。畢竟我們努力多些,也是為了和心愛的他們共度多一點時光。我們攜手新光銀行執行的「多一點」生活提案,希望帶給妳多一點「實現」的力量。

文末Banner_201705_新光多一點

也推薦你看看

《女人的字典裡什麼都有,就是沒有「隨便」》

《海外工作絕對優勢:有了「跨文化經驗」,剩下都是小事》

《專訪Leslie|台灣才女放棄Google,一路拼到美國GoPro總部行銷分析師》

獨家精選只在LINE裡頭,現在先▸▸ 好友人數 接著回傳「career/有興趣的內容(例如Slash人才、PM、轉職、行銷、海外工作)」讓我們遞給妳最相關的第一手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