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對40歲左右媽媽的故事。

兩人已經在一起12年,現在有一個兩歲八個月的小兒子,是Peko生的,還有一個小女兒在Alex肚子裡。一人生一個,剛剛好。訪問的這一天,她們很熱情地買了Pizza,我們邊吃邊聊,兒子小寶也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吃著他最喜歡的章魚燒口味。Alex媽媽被分配到黑臉的角色,不時提醒小寶腳不可以放到餐桌上。小寶活潑又乖巧,吃完飯,還拿了掃把幫媽咪一起掃地,把剛剛掉到地上的食物都掃起來。

interview-alex-and-peko-6

Peko(兒子叫她咪咪),補教業,三年多前和精子銀行買了精子,生下小寶,和Peko長得一模一樣。為了可以在40歲時順利產下小孩,減了十幾公斤,現在在幼教業上班。

Alex(兒子叫她媽媽),是科技業的工程師,過去的十幾年,一直在努力工作著,忙到連新聞都沒時間觸碰,到最近才開始注意到婚姻平權的主題。

interview-alex-and-peko-3

 

關於想要小孩這件事

Peko說:「其實一直都有點遺憾,沒有在外婆活著的時候讓她抱到孫子。雖然一直都有想生小孩的念頭,但外婆的離開讓我正視生命的無常,也促使我將念頭轉成行動。」Peko讀了很多報章雜誌,查了很多資訊,但嘗試人工受孕的過程中,經歷了三次失敗,第四次才有小寶的出現。身體和心理上都受了很多苦。

Peko和Alex非常希望小寶可以有個玩伴,所以兩人想要生第二胎,但Peko的體質不適合再懷胎,所以Alex決定,這次由她來生。用的是Peko的卵子,希望的就是小寶可以有血緣上的手足。

interview-alex-and-peko-5

 

職場上面臨的困擾

「在比較傳統保守的產業中,需要很多的謊言來包裝同志這件事。」

Alex在保守的電子業擔任工程師多年,其實一直以來的身份都是「已婚」。同事都以為她有老公,只是老公很忙,不會出席公司相關活動,Alex甚至還在某個平日中午請了公司六七桌當宴客。也因為在同一間公司服務有橫跨到小孩出生(但實際上是伴侶懷胎),自己的肚子沒有大起來,所以又圓了另一個謊:自己身體不太好,所以請小姑當代理孕母。Peko在這個故事裡面,沒有一席之地。

而Peko身處教育業,更是保守,「你永遠不會知道家長的想法,那麼多老師,也不差你一位,也許就是因為這樣,家長就選擇去別的地方上課了。」

低調的兩人在職場上都沒有出櫃,「我們都只是想要平凡過生活,因為不知道這個社會上的人是真友善還是假友善,我們不想拿職涯去賭。」

 

沒有婚姻保障,實際遇到的問題?

兩年多前,小寶出生時有些狀況,要送加護病房,生母Peko也大出血休克中,Alex在身邊急得發慌,卻沒辦法做任何事,最後醫護人員拿起已經休克的Peko的大拇指蓋了小寶進入加護病房的同意書。

小寶進入加護病房之後,Peko還是持續出血不止,醫護人員在判斷要不要將子宮拿掉,Alex依舊沒有任何身份可以做決定。好在後來判斷是胎盤撕裂傷,不需要動到子宮摘除手術,才化險為夷。

但萬一當時真的要動大手術呢?或是未來面臨更大的危急狀況呢?Alex無法想像。

interview-alex-and-peko-4

 

聊聊婚姻平權對你們的意義

「其實我尊重贊成和反對婚姻平權的各種聲音,但我沒有辦法接受任何一個宗教來干涉法律和平等,更不能接受抹黑。」現在懷孕的Alex說。「還有一些人說,不要那麼早教小孩這些性別的事,但看看2000年的葉同學事件,性別議題真的要等到高中再教嗎?霸凌是群體的,能夠越早教是越好的。婚姻平權通過,便可以在社會觀念上更直接地保護這些性別氣質不一樣的孩子。」

interview-alex-and-peko-2

 

Alex & Peko想說的話

「我們盡我們能做到的,讓大家看到真正的同志家庭。」
「我們很正常,小孩也很開心。我們很正常,只是愛上跟自己同性別的人。」

Grace也推薦妳看看

《我和你們都一樣,除了我有兩個媽媽|專訪同志家庭 V&C》

《「我的爸爸是Gay」,27歲男孩寫給台灣人的一段話》

《你「正常」嗎?當體脂肪遇上婚姻平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