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公司有個女同事因為家庭因素離職了,起初因為公司的同業競爭條款,她沒有和其他人說到了哪家公司高就。因為我和她還算熟識,私底下跟我說了是一家科技業裡的龍頭,職位也更加重要。她離開後,我與其他男性同事聊了起來,提到她的新公司新職位,有些人就露出一種曖昧而了然的表情說:「喔,可以理解他們為什麼雇用她,因為她長得很可愛。」

女同事是一個很漂亮的白人女生,說話溫柔和氣,做事起來一絲不苟。在離職的最後兩週,許多人寫文件辦了交接就開始進入休閒模式,但她還是有求必應,從早上七八點工作到晚上八九點。公司其他同等職位的五六男同事,只有一兩個能夠算是和她有相同工作倫理與能力的人。但是就算這麼優秀的人,最後在其他人眼裡,也只是一個「長的很可愛」的女生。

這就是科技產業的現狀,就算是在號稱平等自由的美國也是如此(更別說川普上任後了,頭痛)。一個女性在職場上首先會在外表上被評論,其次才是能力。如果高升了,會說,喔,因為是女性。如果拿到好的職缺,也會說,哈!因為是女生嘛。

這些還是在能力上被承認的情況,若是別人覺得一個女性工作能力只是屬於平均水準,那就更難聽了。長得好的會是hired for her look⋯⋯長得不夠美的則是被痛心疾首地說為了diversity而僱用的冗員。這些被批判的女性大部分工作能力仍然是平均水準,但是比起同樣程度的男性員工,外界對她們的標準卻是更加嚴厲。

這只是職場不友善的冰山一隅。事實上,在美工作幾年,在許多事情上也都能感受到男性對於女性又排斥又親近的矛盾心理。工作上表現太過積極,語氣較為強硬,會被說是太囂張。但這些行為發生在男性身上都會被認為是合理的。或多或少有一種「女孩們,不要來搶我們的工作」的排斥感。

近幾年回台灣與朋友聊起,深刻感受到亞洲的職場不平等更加嚴重。據我所知,中日韓雇用女性員工的時候,首先會問年紀,再來關切女性是否已婚有子,若是沒有,老闆們常常會擔心她們默不作聲地就跑去結婚辭職。生小孩是罪加一等,代表著乾領薪水卻不做事。因此許多公司會從這一點開始,單身女性裁員先動,雇用則放在最後考慮。

對比現在西方世界,如今加拿大父母共享產假一年半,美國法定產假十二週。我們公司則是將女性產假大幅增加到半年。聽到員工要請maternity leave或是parental leave都是會被祝福的事情。

或許很多人會說這是東西文化差異,但事實上這也不是「既定的」亞洲特色。

或許大家對多年的美國沒有什麼概念:我有一個很崇敬的女性主管,她是公司裡的高層,領導幾百名下屬,思想靈活決斷明快。工作之外也不忘致力推動女性在STEM(Science, Techo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領域上的比例。因為她的能力,我很難想像她會因為女性的身份煩惱。有一次談到這個話題的時候,她卻十分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在十幾二十年前,女性如果說要請產假,心裡會是有點愧疚的,覺得對不起公司。這才讓我醒悟,原來這些現在理所當然的事情,並不是憑空出現的。這些想法觀念上的改變,都是這些前輩在職場上努力的成果。

或許在亞洲還很難想像這是常態,但這必須是可以發生的。在以前女性還沒有投票權之前,法院駁斥女生爭取權力的說法是:「你的父親與丈夫已經可以代表你的意見了。」在大家還不習慣女性必須為人類延續而請產假時,會抗議「憑什麼你什麼事都不做還可以拿薪水。」這些現在知道是謬論的觀點,在當時卻是每個人都深信不疑。但是因為在女性在各方面的爭取與努力,證明對整體社會來說,這些是正確的而且有益的事情。

因此在職場上,尤其是男性較多的職場,或許環境還不盡人意,也還有許多的性別偏見。但我們必須相信自己,持續發揮所長,盡努力影響身旁的人,一定也能為將來的人營造出一個平等而友善的環境,讓女性能夠無後顧之憂的發展,幫助未來女性與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啊!

也推薦妳看看

《【專訪Tu】只跟「過去的自己」比!台灣才女工程師,美國微軟生存日記》

《中階女主管走不入高階?一不注意就掉入「消失的33%定律」》

《求職「童養媳」-日本人現實與夢想的拉扯妥協》

獨家精選只在LINE裡頭,現在先▸▸ 好友人數 接著回傳「career/有興趣的職務(例如行銷、數據分析、PM)」讓我們遞給妳最相關的第一手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