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看過上一篇《離開台灣之前,對「海外工作」四個字,你該先認識的一件事》之後,對於跨境工作的機會和心態已經有一點基本概念了,今天讓我們來看看下一步,首要會面臨要克服的狀況,和現今市場的顯性需求。

語言、簽證和文化-海外工作的三大壁壘

對一般人而言,不管是台灣或任何一個國家的人,要到另一個國家去工作,要克服的問題可以簡單總結三項-語言、簽證和文化。語言的部份在此不多贅述,因為直白地說,這必須要自己透過不斷學習、練習去達到你認為「Fluent」的境界。

mit.Jobs 的臉書粉絲頁常有這樣的留言,

「我的英文不好,有出國工作的機會嗎?」

「我的語言能力不行怎麼辦」。

每每看到類似的留言,我其實都很想要像夢遺大師一樣,告訴他,「施主,這個問題要問你自己」。事實上,英文不好並非完全沒有機會,但常有的,多半就是一些偏向低階勞動力的辛苦工作。殘酷的事實是,這個世界上,凡是具備一定教育程度的人,能用英語溝通,是基礎能力。包括說中文的中國大陸亦然。更不用說要到德國、日本工作,如果具備當地的語言能力,可以應徵的工作機會,甚至有可能多到10倍以上。

而台灣的人才也不用太緊張,因為英語能力,真的就只需要日常工作中能夠溝通即可。雖然並不一定保證和考試成績成正比,但在我們的觀察,如果TOEIC有500、600分左右的水準,就已經足夠。剩下的就是平常因為我們在台灣,沒有可以練習的英語環境。這點,坊間都有許多的工具、平台和社團,可供平日輔助練習。

出國工作最大的困難點通常在於法規,也就是工作簽證。其實在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除了北韓、伊朗、古巴,和⋯美國--要想在一個國家工作,只要取得比該工作在那個國家所要求的最低薪資還高的薪水待遇,再加上雇主擔保,即可取得簽證。

因此困難點就在於,企業是否有意識到可以聘用外國人,以及是否知道該如何擔保外籍員工工作簽證的相關法規和流程。而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該國家企業國際化的程度了。舉例來說,如果是在新加坡,一個職缺被公司開出來的時候,往往就已經先預設,如果是外國人前來應徵的狀況。而相較於此,台灣的企業主通常沒有這樣的準備,因此外國人在台灣求職,特別是白領工作,也就相對困難。

working-abroad-episode-2-1

對求職者而言,我們遇到的情況往往是,企業主問我們「你有沒有在我們國家合法工作的身份(或簽證)呢?」這時求職者心裡一萬個問號飄過,「你錄取我,再幫我擔保,我不就有工作簽證了嗎?」然而如前面所說,企業多半根本沒有想過要聘請外國人,當然也不會主動去了解法規。這時,如果求職者已經瞭解相關法規,就可以用堅定的語氣說服企業,「不用擔心,我知道怎樣聘用外國人。你只需要考慮我是否符合該工作的要求即可」。

( mit.Jobs 專欄:《從打工簽到正式工作簽》 )

近年來,我們所觀察到的趨勢,和先前人們對於每個國家歡迎外籍工作者的印象,有些變化,甚至翻轉。例如前文提到美國。一直以來,美國給人的印象就是歡迎全世界的人才。然而,早在選出「要把移民趕出美國」並在「墨西哥邊境築長城」的川普大總統以前,美國的H1B簽證就已經為想要前往新大陸開拓天地的人才,築起一道難以跨越的高牆。由於每年想要去美國工作的人實在太多,因此在雇主送出申請書以後,到移民單位審核中間,還有一道關卡--抽籤。2016年的中籤率,還不足36%,可見有多困難。

除了美國以外,傳統上認為較為對外開放的,例如英國、澳洲、新加坡等,雖然對於中高階人才還是採取歡迎的態度,但對於低階勞動力工作者的簽證,則有所限縮。和這些國家相反的是,一般認為德國、法國等歐盟國家,較難前去工作,但其實他們的法規反而相對開放。日本,近年來更祭出高階工作者在日工作滿一年,即可申請永久居留。事實上,一提到日本,日本的問題並不在於法規,而是日本企業,特別是傳統的大企業,不知道、通常也不認為需要使用到外國人。

 

最容易跨境工作的「專業人才」和「跨文化人才」

文化背景的要求通常是海外工作另一個難以跨越的障礙。而這又跟另外一個常被問到的問題連在一起了—「什麼樣的專業更適合跨國工作?」

答案是,「不要求文化背景的專業工作」。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軟體工程師和其他IT相關工作。還有機械、輪機、化工、生物科技、建築等等;工科以外,也有財務、會計(通常是稽核、審計類的工作)、護理師等等。這類專業的特色就是,工作內容幾乎不要求(可能建築師還是需要一點)文化背景,只要語言能力可以溝通,那就哪一個國家都可以去。

我知道你要問,「那我本身是行銷、公關、媒體、人資等等,這些跟當地文化有高度相關的專業,我應該怎麼開始我的海外職涯呢?」因為,光第一份工作就非常難找呀!以行銷為例,我之所以能在台灣從事行銷工作,是因為我對於市場的了解。但如果要我去馬來西亞或西班牙,我對於當地的消費者和市場並不瞭解呀!

working-abroad-episode-2-2

對於「需要文化背景的工作」,我們的觀察是,如果你本身是「跨文化的人才」,其實,也具備相當好的條件和機會。舉例來說,如果你曾經在澳洲讀書或甚至只是打工度假過,對於澳洲人的工作方式有一定的了解。那麼,如果有一家澳洲企業要來台灣設立分公司,推廣服務或產品,需要招募行銷人才,那你就是極好的人選了。

換言之,也就是運用自己「跨文化」的優勢。你會說,那萬一我連打工度假的經驗都沒有呢?那你有沒有曾經和外籍的同事或國外客戶共事過呢?讀書時班上有沒有國外來的交換學生一起合作報告呢?這些都是平常就需要累積的經歷。最重要的是,證明自己,「不是只能和台灣人一起共事而已」。

也推薦你看看

《【專訪Heidi】我從德國人身上學到的事|三點不漏,德式專案管理》

《【專訪Cynthia】前線解密,台灣來的才女PM,深入矽谷技客圈》

《求職「童養媳」-日本人現實與夢想的拉扯妥協》

獨家精選只在LINE裡頭,現在先▸▸ 好友人數 接著回傳「career/有興趣的內容(例如Slash人才、PM、轉職、行銷、海外工作)」讓我們遞給妳最相關的第一手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