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電影就是這樣,你期望不高,觀影的時候就比較容易被取悅、看完也容易感到滿足(通常是歐洲電影讓我會有此感);反之有些電影,你寄予了極高的冀望,看了之後,卻有點失落(通常是好萊塢片的樣子),並不是電影本身不好看,而是可能期待太過了。

筆電影城姐妹-1

前陣子有許多電影,都在「幫傭」身上作文章。目前的幫傭電影最賣座的就是美國幫傭《姊妹》;另外在威尼斯影展搶盡風頭的港版 The Help《桃姊》在台灣要明年才上映,估計評價不會太差;而在法國的60年代則是有西班牙幫傭故事《通往幸福的六樓階梯》。另外,英國版的The Help《吐司:敬!美味人生》應該也可以算進去,它讓人看到幫傭幫到變成後母的厲害案例;除此之外,對我來說還有俄國版的《艾蓮娜》,是個護士嫁給有錢的老男人、照料他一切生活起居的故事,算是The Help的家庭版吧;還有一個讓我看完電影之後跟著神經質起來的The Help變形版《迷懵夢寐》,是男人拐騙女人、讓女人幫之作牛作馬的驚悚故事⋯⋯

上述幫傭故事,尤其是前四部,都是根據真實故事或者經驗改編而成的電影,這些故事背景,都可以從1960年代說起(牽涉到歷史的《姊妹》與《六樓》的故事發生點就是60年代)。這一切業已五十年。五十年,果然是得以客觀看待歷史的基本單位?


image source

 

讓我噴淚的預告片(點我觀看)。電影本身沒有預告片以外的隱藏驚喜(現在已經很少這種不走騙人路線的預告片了),電影的內容幾乎與劇情相符,進電影院只是把完整的內容看一遍(看完電影之後若還不滿足、就只好去找原著小說來啃了)。《姊妹》製作費為2500萬美元,是美國的小成本電影,即便這數字已經比《賽德克巴萊》還要多,但這數字在美國就叫做「小成本」,美國到目前為止還沒下檔,而票房已經賺翻五倍。

筆電影城姐妹-5

以真實故事為基底拍成的《姊妹》,立志成為作家的女主角Skeeter大學畢業回家鄉生活時,赫然發現家中老僕已經離開,對於有感情的小孩來說,家中幫傭往往比母親來得更親密,所以看待黑人的態度就非常平等,因為如此,激起她想要對於社會持續以「假平等、真區隔」態度歧視黑人的現象,盡其所能地去作一番描述(形同控訴)。而透過了幾位黑人幫傭的分享,她寫成了【The Help】一書。

THE HELP
image source

故事中,Skeeter陸續接觸到幾位願意對她敞開心防的黑人幫傭,順利地完成她的書,但她也付出代價:直接影射自己家鄉真人真事的小說、讓她成為鎮上貴婦們的公敵,於是家鄉從此很難待下去。想要成就任何事,都必須要付出代價。這道理,一直發生在電影裡頭:除了Skeeter為了寫書後來氣走男友、氣死鎮上白人之外,鎮上闖進來的西麗亞(Jessica Chastain飾演)雖然得到了鎮上女生心中的白馬王子、卻引發以希莉為主的貴婦(Bryce Dallas Howard飾演)對她作徹底的杯葛,贏了愛情卻失去社交(希莉與西麗亞的名字也互有呼應XD);而黑人幫傭艾比琳,因為幫助Skeeter寫了【The Help】,失去她已然搏感情去經營的白人家庭⋯⋯然而上述三名女性,想必都會甘願,因為她們都清楚地知道:自己所得到的那些,比失去的那些還要重要。


image source

因其故事本身還算單純、不複雜,不會讓我想要進戲院看第二次。只是以後若有機會再看到的話,我還是會好好地去欣賞它把60年代美國南方社區的場面,經營得光鮮亮麗的樣子,還有就是貴婦們那一顆又一顆、整理得造型各異又一絲不苟的髮型,令人目不轉睛!以服裝造型而言,飽覽60年代貴婦人物模樣風華這方面,是我在看《姊妹》之前,完全沒有想到的意外收獲。

主編也推薦妳看看《【筆電影城】楚門世界之後,另一部對乏味生活的反擊《王牌冤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