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週閒來無事跟網友募集了各種煩惱,想著一邊幫大家打打氣,一邊跟大家聊聊天,我本來預期的大約只是日常小煩惱,甚至是能夠同病相憐的減肥心情。

沒想到 8 成以上都是跟職涯相關的煩惱,讓我想起在美執業的諮商師學妹曾經說過,跟她求診的患者中,其實有相當一部分的人都是來商談工作帶來的身心壓力。

——為什麼我從未想過這也是沈重到必須對外求助的煩惱呢?

 

職涯這道複雜的難題

即使回顧過往十年,我明明也有過那麼多徬徨的時刻。

或許正是因為它太明確了,明確到我甚至無法將它與心理疾患連結上,它太像一個需要被解決、也可以被解決的難題,在解題之外,我們根本地忽略了關注自己在其中震盪的身心。

我雖然完全不支持要用工作來定義我們的人生或生活,但工作切切實實佔了我們一天的1/3,不幸的話,你還必須再用另外的1/3去品嚐這痛苦的無窮餘韻。

職涯煩惱-3

我雖然幸運地畢業於台大國企,但求職的時候仍然四處碰壁,一來是我根本不確定我想做什麼,也不確定我能做什麼,這兩者的交集已是少之又少,還得再去掉無經驗不可的職缺,還有哩哩雜雜可以說是對自己的期許,也可以說是天真的盼望的條件,就也所剩無幾了。

幸運的是第一份工作忽地誤打誤撞地從電視台開始,不管是電視台對我,還是我對電視台,或許都是新鮮的存在。然而很快地我就發現,對比同期出社會的同學,我明顯地沒有工作壓力,這樣說或許很多人會羨慕吧?

但對我來說,當時庶務性的工作幾乎沒有難度,也很難有任何工作上的成就感,大約半年左右我就陷入非常焦慮的處境,與我同期的同學脫離了菜鳥階段後,都成為了意氣風發的社會人士(我的眼中),開始用英文寫email(?),開始了海外出差,手中滾著成千上百萬的預算,而我只是在做會議錄音聽打逐字稿的工作。

 

過於熾熱的目標像是懲罰

雖然我是抱著對內容產業的熱情和期待進入一家值得尊敬的大企業,但很快地我就知道我離那樣的目標太遠,懷抱著過於熾熱的目標甚至更像是懲罰,尤其在我發現我的年收入只有同學們的一半時。(我出社會的第一年甚至還在兼家教,下班後從內湖坐一小時,轉兩次車到三重上課,回家時常常已經超過十點,才要準備吃晚餐)

但別誤會,我當時的同事跟主管都非常好,只是這些無助於我的焦躁。出社會的前兩年我因這樣百無聊賴的生活,還瘦到了人生體重的新低,那時的腿很美。

職涯煩惱-2

這樣的生活又持續了一陣子,因著市場變動,各式各樣的轉機,我輾轉了幾次部門改組,從行政職換到了企劃職,接觸了網路生態,後來又轉往數據分析,在其中摸索到一些模模糊糊的樂趣。

但整體而言仍沒有太大的挑戰,我在做網站企劃時的工作就是負責把業務接進來的需求整理成活動網站的架構,再做出網站的示意圖交接給設計與程式,上手的話應該對所有人都是毫無難度的一件事。

做過的小網站不計其數,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某年被交辦要做蛇年過年特別節目表的網站,我自得其樂的用了台灣特有種「台灣金絲蛇」的學名(Amphiesma miyajimae)當作網域名(視SEO於無物),我擦亮了火柴,為自己點亮了貧乏生活中轉瞬即逝的火花,但當然火花熄滅後什麼也沒改變。

我的薪水繼續和同學拉開差距,好多人問理想和現實要怎麼選,我跟你說,怎麼選都會有遺憾,如果你真的有所謂的理想。只要錢不是你的唯一目標,那麼只為了錢工作,你仍然會不滿足,就像我現在已經不再焦慮收支(高風險投資以前),但我仍然常常在想,我是不是還有更想做的事情?

人不是憑仗熱情工作,是他的專業。然而有熱情的工作,確實會快樂一點吧。這兩件事並不衝突,我始終知道。

更加悲催的是,在電視台的這些年我其實也有嘗試投過其它履歷,但不論我多努力都沒有成功過,甚至曾經得到某企業台灣區總經理寫信跟我說,他最終還是無法說服母公司人資起用一個無相關經驗的人員相當遺憾云云。我很感謝他,即使只是官話,但這一切都更加深了我「或許不適合面試吧」的挫敗念頭。

至於不愉快的面試經驗就更別談了,每次都讓我不確定是要對這個社會生氣,還是要對自己生氣。

 

回望這條雖不完美,但仍幸運的職涯路

回望第一間公司,充滿了我在職涯上徬徨掙扎的身影,跌跌撞撞地竟然也走了五年才有了離開的契機,或許是因為在那個環境裡我仍然確實備受疼愛,有愛護我的長官(雖然他們很多人都很瘋,詳情可以聽我們 EP62)和處得很好的同事們。

>>>延伸收聽 Podcast 只要有人聽就好:EP62 職場震撼教育和錄到一半被狗闖入的那集

而後進了另一家電視台的新媒體部門,比較有趣的是我最初其實是類似數據部門,負責 YouTube 頻道的分析與優化,但曾經臨危救火地去支援了業務部小半年,支援一結束立刻嚇得躲回去數據部門,因為我實在太討厭與客戶應對了!!!

沒想到後來淪落到只要有人(?),不只撕毀我大四走出奧美時說過「此生不進代理商」的誓言,初期還幾乎天天要跟客戶盤(ㄅㄨㄚ ˊ)撋(ㄋㄨㄚ ˋ)。

在這家公司雖然只待了短短一年,也仍然經歷了一些不愉快,以及再度身陷可怕的職場內鬥,但不得不說也是在這家公司的一年,打開了我的視野,更加確定自己有熱情的領域,也認識好些令人景仰或欽佩的職場身影,到今天都還是——雖然身不能及,心嚮往之。

而且若沒有在這間公司對數據和社群近距離觀察的一年,大抵是沒有機會成為思傑的入幕之賓(???)——至此我的職涯,雖不完美,很多時刻我都充滿困惑,包括現在,但整體來說仍然幸運。

在電玩遊戲裡面,角色們有時候會有「幸運」這個數值,通常就是打勝戰時,會有比較高的掉寶機率,或是被敵人毒攻時,比較不容易中毒。當時我從來不投資任何一點升級點數在上面,我是武力壓制派的,基本上只點物理攻擊或魔法攻擊。

但「幸運」確確實實是人實力的一部份,雖然它承平時乍看沒啥用處。

但關鍵時刻,在你只能一味挨打的時候,或許還能因此少中點毒,又或者在你以為山窮水盡時,有人會對你伸出援手。職場中幸運值的培養,可能就是培養專業,盡好本分,與人為善,有機會時記得多多幫襯人一把吧。

 

身如柳絮隨風擺,飄到哪是哪

我這漫無目的的職涯,每一次轉彎幾乎都不是操之在己,所以我很難回答一些關於「目標」的大哉問,因為我就是「身如柳絮隨風擺,飄到哪是哪」的最佳典範,絲毫沒有什麼可以學習之處。

職涯煩惱-4

或許也是因此,這些職涯煩惱至今仍然時不時困擾著我,對我來說它實在是遠比理想或現實更複雜的命題,裡面還夾雜著社會認同與自我認同的拷問,而大家的日常煩惱其實常常全是以下這些問題的變形:

  • 「你想要過怎樣的人生?」
  • 「你認同什麼樣的生活?」
  • 「你喜歡這樣的自己嗎?」

真的很難,超爆難。30歲的我或許比20歲的我更接近這些問題的答案,但人生並沒有因此就變得容易了。

但在,在我們把職涯煩惱這個難題解出來以前,或許我們還是可以點點我們的幸運值,以及更關心自己的身心健康吧。

畢竟你還要用這副身軀繼續工作大概40年喔。

>>>延伸收聽 Podcast 最近工作還好嗎:EP38 每天叫醒我的只有尿意,根本不是什麼 passion ft.只要有人創意總監 家瑜

最近工作還好嗎

也推薦你看看:

覺得人生不夠精彩,失去信心嗎?從找到「生活劇情」開始吧!

人生迷惘,So what?用這5個「微習慣」練習,找回閃耀的自己!

如此努力的你,有好好生活嗎?七個問題陪你把人生走得更有意義

一天一點靈感,獻給知性慵懶的妳!現在就來follow我們的IGinstagram-logo 給妳更多美好提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