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離開了台南老家之後,昱巧落腳在竹科的積體電路公司,擔任起技術員。沒有太多驚喜的工作內容,也由於幾乎沒停過的重複動作造成職業傷害--肌腱炎,使得她不得不思考該是時候,離開原有的工作崗位。

離職前不久,經由好友的介紹認識了UBER這個平台,想到可以讓「開車」這個興趣換到實質的回饋,就在大夜班執勤結束後,回家梳洗一番就出門開車,從凌晨一路開到天亮。

「印象中小時候在電視上,很常看到有計程車司機騷擾女性的新聞,一股想要『改變』的聲音,讓我身為女生,也想要盡自己的一份心力來保護女生。」

除了當駕駛,昱巧對未來的夢想藍圖,就是想要成為舞台上的表演者。所以把握閒暇的時候也會去上課,還在電視台當工作人員!希望在幕前和幕後都可以有多點接觸,趁機多學習,期待著某一天當機會來敲門,她就可以說『是,我準備好了!』」

 

成為UBER女性駕駛,對她的影響

開車之前,「表演者」這個夢想對昱巧來說,可說根本一點邊都沾不上,她說道:「大概開UBER半個月之後,個性轉變到我朋友都問我到底發生什麼事(笑)!?之前可能是工作環境的關係,面對機器、面對一道又一道的程序,讓我變得蠻封閉的,也不太想展現自己。但開始開車以後,客人都很喜歡跟我聊天,或許是會使用UBER的乘客都相對願意接納新科技、心胸也比較開放,沒有了那些社會傳統既有的觀感、關係束縛著,反而更能敞開心胸隨遇隨聊,慢慢的,我變成了一個我自己更喜歡的人。在UBER,讓我學到了『不論社會地位,人人互相尊重、把握每一次不曾有過的互動。』」

Grace也推薦妳看看

《【專訪】我在UBER上遇見的她:好比電影一幕幕,Slash嬤的人生菁華》